首页 保险 > 正文

我国服务贸易发展“一升一降” 反差原因何在?

今年以来,受疫情等多因素影响,我国服务贸易发展呈现出一个鲜明特征:“一升一降”,所谓“升”,是指知识密集型服务贸易逆势增长,而“降”则指旅行服务进出口大幅下降。

这一点在日前商务部公布的最新服务贸易统计数据中可见一斑。1-10月,我国知识密集型服务进出口16390.3亿元,增长8.3%,占服务进出口总额的比重达到44.0%,提升9.9个百分点。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国旅行服务进出口8732.8亿元,下降47.1%,其中,出口下降48.5%,进口下降46.9%。

造成这一反差的原因何在?不得不提的就是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

中国服务外包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郑伟告诉记者,今年年初以来,疫情在全球蔓延,给世界经济发展带来重大挑战,全球“抗疫”也使得国际市场对知识密集型服务需求增加,特别是对数字化的产品和服务需求增加,给我国知识密集型服务进出口带来更大机遇。受此带动,前10个月我国服务贸易的成绩单上,知识密集型服务进出口表现亮眼。

从出口看,1-10月,我国知识密集型服务出口8609.4亿元,增长8.2%,占服务出口总额的比重达到55.6%,提升5.1个百分点。出口增长较快的领域是知识产权使用费、保险服务、电信计算机和信息服务,增幅分别为27.2%、18.4%和14.4%。

从进口看,1-10月,我国知识密集型服务进口7780.9亿元,增长8.4%,占服务进口总额的比重达到35.7%,提升10.7个百分点。进口增长较快的领域是金融服务、电信计算机和信息服务、保险服务,增幅分别为35%、23.4%和18.6%。

“升”也疫情,“降”也疫情。相比之下,近些年“风光无限”的旅行服务进出口却因疫情而下降,降幅高达47.1%!“此次疫情给旅行服务相关行业带来非常沉重的打击。疫情之下,为防控疫情蔓延,国际社会纷纷出台限制人员流动措施,这是导致旅行服务进出口下降最直接的原因。当前,国外疫情仍在蔓延,国际旅行服务在短期内可能很难恢复。因此,我国旅行服务进出口回暖也还需时日。”郑伟如是说。

当然,所谓“打铁还需自身硬”。除了疫情的因素,近年来我国在服务领域扩大开放力度不断加大、服务业自主创新能力不断增强,才是知识密集型服务贸易快速增长的主要决定因素。

郑伟表示,经过多年的不懈努力,我国服务贸易已呈现高质量发展趋势,我国在知识密集型服务领域已具有较强的比较优势,部分知识密集型服务产业已进入全球产业链、价值链中高端环节。后疫情时代,我国知识密集型服务进出口,特别是出口的快速增长态势极有可能得以延续。

更值得一提的是,知识密集型服务进出口的快速发展,还将推动我国服务贸易结构更趋优化。一方面,传统服务行业进出口受疫情影响较大,其占比将进一步下降。另一方面,知识密集型服务进出口占比将逐渐提升。这将有助于我国服务贸易向高质量发展迈进,在推动我国外向型经济发展中发挥更关键的作用。

对于旅行服务进出口来说,当前疫情的影响仍在持续,但复苏之日迟早都会到来。在此之前,相关行业企业应该抓住这一难得的优化创新时间,着力开拓新收入渠道,熬过“寒冬”待春来。同时,应加快国内旅游软环境建设,打造中国旅游服务品牌,吸引更多境外游客来华消费。

把视野再放大一点:除了知识密集型服务和旅行服务进出口,随着网络化、数字化、智能化在全球加速普及,数字经济发展迅猛,数字贸易业已成为国际贸易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成为我国服务贸易增长的新引擎。后疫情时代,我国服务贸易发展前景可期。

“中国是全球数字经济第二大国,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进程正在加速,一批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龙头数字企业正在形成,数字支付、电子商务等数字服务产业已具备较强的国际竞争力,这都为数字贸易的发展提供有力支撑。”郑伟还提到,今年在疫情下,在线教育、在线医疗、远程办公等数字产业也展现出巨大的活力与实力。相关企业应用好优势、抓住商机,进一步拓展国际数字服务市场,再创我国服务贸易发展新亮点。

其实,无论“升”或是“降”,都彰显出当前我国服务贸易发展的“新常态”。而可以肯定的是,只有拥抱变化,蓄力而发,中国服务贸易的未来才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