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理财 > 正文

恶意知识产权诉讼 科创板不能承受之痛

对正在科创板IPO“排队”的科创企业来说,专利可谓其核心竞争力之一。然而,一些竞争对手在IPO关键时期发起专利诉讼并非出于维权举措,而是蓄意精准狙击企业IPO的恶意诉讼。“卡点”的知识产权诉讼成为科创企业IPO的“拦路虎”,这一悄然蔓延的恶性竞争现象引发业界的高度关注。11月25日,上海浦东新区知识产权协会主办的“通往科创板的知识产权之路—科创板上市的知识产权合规准备及诉讼应对”2020“IP TALK”峰会,就此话题进行交流探讨,共商治理之道。

恶意知识产权诉讼 科创板不能承受之痛

中国知识产权法学研究会会长刘春田在峰会上表示,我国不少高新技术企业正面临西方“封杀”,从技术突破和科技进步的高度来看,在国际竞争中抢占先机,扭转这种劣势迫在眉睫。如果真正具备实力的科创企业屡屡遭遇知识产权恶意诉讼的困扰,不但无助于我国的科技创新,而且污染整个科创环境,严重破坏营商环境与诚信文化。

刘春田认为,如果专注科研、用心打磨出核心技术的科创企业,成为被恶意诉讼盯上的“肥羊”,这对于科创企业的创新热情、创新激励无疑是极为沉重的打击,甚至会导致“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

数据显示,中国每年在全球专利申请数量已经排名第一。但与此同时,今年以来,科创板已经累计发布52份专利涉诉公告,成为专利诉讼的高发地。例如光峰科技、敏芯微电子、晶丰明源、安翰科技等多家冲刺科创板的高科技企业,都曾在上市的关键节点遭遇竞争对手专利“狙击”影响上市进程,高科技医疗器械头部企业安翰科技在冲刺科创板时,也曾遭遇竞争对手重庆金山利用8项专利索赔5000万元的“卡点”诉讼。这是首例针对科创板上市企业的专利纠纷案,被业内称为“科创板专利诉讼第一案”。直到今年8月,这起诉讼才尘埃落定,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定依法驳回原告重庆金山科技的全部诉讼请求。

该诉讼案的当事人,安翰科技董事长吉朋松也受邀出席本次峰会,以《专利知识产权是科创的DNA》为题,从科技企业科创属性以及恶意诉讼对专利危害的角度进行主旨演讲。“对一个真正投入创新的科创企业来说,对证监会、上交所、司法机构到中介机构来说,都将因为恶意诉讼花费大量精力,这种资源浪费大家都不希望看到,是毫无意义的消耗。”

专利诉讼之争不该成为科创板IPO的“绊脚石”

据悉,不仅是安翰科技,光峰科技、敏芯微电子、晶丰明源等多家冲刺科创板的优质企业都因在IPO的关键节点,仅差临门一脚时遭遇竞争对手以低质量专利“狙击”上市进程。由点及面,频频发生的恶意诉讼显然对科技创新是极为不利的。对此,全国人大代表、中关村知识产权战略研究院院长、中国知识产权法学研究会副会长马一德疾呼:“敬重竞争对手是起码的良知,也是企业发展的应有之义。”他认为,中国企业本是同根生,应合作共赢,共同发展,形成产业联盟提升中国的国际竞争力和市场软实力,为广大老百姓提供更优质的产品和更好的服务。他建议,科创企业应充分了解竞争对手,当其正在上市、融资和发展壮大时,及时查找自身差距以提升竞争力和资本市场分析能力。

那么科创企业应如何以知识产权数据和信息表达科创能力和竞争实力?安翰科技董事长吉朋松受邀在研讨会上以《专利知识产权是科创的DNA》为主题进行分享。他表示,科创企业只有当发明专利比例超过70%,同时有高比例和大数量的国际发明专利、关键技术分布合理、专利和核心产品具有高度相关性等特征,才算具备了真正的“科创属性”。

刘春田也表示,对于恶意诉讼,监管部门须有所行动,而企业应当拿起法律武器捍卫自身权利。他建议,拟上市企业应对知识产权进行全面核查,保证权属清晰和授权许可完备,不侵犯第三方的知识产权。在保证遭受正常专利诉讼难以奏效的情况下,还要针对可能遭遇的恶意专利诉讼做好应对措施,确保及时、全面地回复上市审核过程中监管机构的问询,将恶意诉讼对企业上市的不利影响最小化。

提高恶意诉讼违规成本,肃清科创板污浊之风